选择与能力

先来说说选择,选择是一个动作,人生总会面临许多的选择,在体历人生的过程里,随着年龄增长,对事物理解的角度、含义、作用或利益不断地在改变,今天和明天面对同一个选择结果都可能不一样。为什么我这里会使用“体历”而不用“经历”,因为我觉得“体历”更加真实且贴合。有人总说,选择大于努力,而我现在认为选择与努力都不可或缺。现在许多在一、二线城市奋斗的朋友,都讲“成功”二字,我对于成功的理解其实一直都是非常模糊的,只是在某些时候,发现自己拥有一点优势、特点的时候,暗自为自己鼓掌。而且我还认为,成功不是一个从动变静的过程,更不是一个终点,它也不是一个结果,它是一个状态。

可能这么说让人感觉有些佛系,比如自己生活没有压力的同时又充满正能量的时候,我觉得这就是成功,有人可能会觉得这个人是否有些安于现状,不会寻求改变与刺激?

我时常夜里会睡不着觉,听着歌单重复的音乐,经常半夜爬起来,昏沉的坐着,平常即使是午睡也要把窗帘拉紧,使屋内的光线达到最黑,不论我睁眼闭眼,前方最好都是一个颜色,那时候我就开始了思考,思考自己哪些决定还不够成熟稳重,哪些交谈表达的不太合适,哪些事情执行的不够利索等等… 我一直在努力寻求主动的改变,但在寻求改变之前,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去测试自己、去了解自己。 从哲学上来说,这是人生的一大难题,我看过胡适的一些书籍,深得体会。不是读完了获得了什么,而是读的过程中自己的思想不断考究内心,考究自我。我不断沉浸且享受这种过程,它就像是银河系中某个最具璀璨之名的星星。说完了我了解自己、回味自己,那就要再回到选择了。我的阅历不够丰富,也时常会犯年轻人常犯的错误,我想这一定是必然的。面对选择的过程中,我可能不会那么睿智,但是绝不会优柔寡断,考虑完自身条件、投入比后,我会当机立断,不留后悔的余地,倘若在余地中,这会阻碍我去解决更困难的问题。

没有能力就更没有选择的权利,大部分能力又依附许多后天的努力而产生的。 这个行业还是挺公平的,至少在我刚入行到现在为止,没有发生让我对这个行业特别失望的事情(也包括安全法发布后带来的现象)。就拿程序猿这个职业来说,前三年掀起开发热潮,Web人才大量紧缺,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程序猿,进军IT领域,培训机构中也出现了为了面试,拿到Offer而熬夜背代码的人。总之,先了解自己,慢慢养成了解自己的习惯,和自己打交道,把和别人攀比的心态多投入自身,了解自己后就会发现自己做不了哪些事情,然后再发现自己擅长做哪些,扬长避短。关于扬长避短,我觉得这是个短期的成功,真正的成功是在扬长避短的基础上不断完善自身的。 能力这里就不多点了,它也太实在了。最终,我认为有能力才有选择,能力需要在扬长避短的基础上不断完善自身,想要多进一分,必先付出更大的努力,正确的选择前提在于先了解自身。

“怀旧一定是好事”

我自己有个偏执的理论,有时候偏执的理论还有很多,甚至闹出了很多笑话,笑话后面再说。

先来说说这个偏执的理论,就是 “我认为不从科学的角度去观测一个西瓜的内心是否干净纯洁,在还未用刀切开之前,它的内心一定是全世界最干净的,当你切开了,看到的不是最纯净的,因为空气中的细菌已经落在了西瓜的内心上。”

这时有人会说你后面代入了科学角度去下定论,这句话真是不可理喻,起初听起来有点道理,但是细细品读就发现了这一问题。

这个偏执理论跟我的内心一模一样奇怪,“瓜还是不切开的好”,我很怀旧,因此我记得的事情有很多,只要不是刻意让我去记忆,都会在某刻涌现。一个城市很大,我去的地方不会很多,生活过得地方我会觉得格外亲切,当然还有那些现在已经不是朋友的朋友,美好永远都是美好的,希望我的朋友也永远都是没有切开的西瓜。


再来说个我让人哭笑不得的偏执理论——“富豪理论”,2014年是我性格的重塑年,以前在学校住宿,和七个室友关系非常好,在熄灯后开始了故事会,轮到我发言的时候,我说起了这个从来不存在的偏执理论,虽然只是临时作为“编剧”,为了让大家伙开心,觉得这个题材还不错,就放开讲了。

原话大概是:“我曾经幻想,不,这可能就是现实,就像ET从来没有被证实一样、就像黑客帝国中的真实世界一样。我家里非常有钱,我来到这个破烂学校全是家里的人花重金安排好的,你们都是配角,价钱高,我活那么大真的找不出破绽,可能爸妈只是想锻炼我,让我加速成长。”说完室友哭笑不得,现在我提起这个编出来讲随口的偏执理论都面红耳赤,那晚讲过后,从未再与人提起过。这个偏执理论触碰到一个内心中的硬壳了,这个硬壳里汇聚了许多封存的、零碎的记忆。


某个冬天,北方的天气一如往常寒冷,妈妈把手推车推到出租屋院子门口,风雪交加,烤炉内热浪滚滚,已经放满了刚烤熟的红薯,我知道她要出摊了。那时候我大概五六岁,随着她一起出摊,记忆犹新的是有个大坡,妈妈的力气不够,我就上去使劲推。许多人因为看到母亲带着孩子在冬日里站着,靠一个油漆桶制成的火炉,多买几块红薯,我说冷,她就把我偷偷送入肯德基的后门,从后门进去可以直接进入店内的儿童区域,里面有小城堡、滑滑梯等,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玩滑滑梯。

从农村出来的爸妈,没有城市人更加“聪明”的办法去赚钱,一推就是十几二十年,我在外一呆就五六年。时常感慨,他们没有教会我什么好的办法让我生存,但是爱我,教会了我做人本分的道理。 于此我变得对风险大的事情不敢尝试,像他们一样觉得把钱放在银行收利息是最好的。但我一出家门便是五六年,这带给我的冲击是脱胎换骨,她们看不到我太多的改变是因为我对他们不会改变,这很幸福… 今天,我把硬壳敲开看看,再裹的严实些,希望我能怀揣更多的变化去接纳更多记忆,未来有时候回头再怀旧怀旧,兴许能重启我的泪腺呢?

性格的缺陷

从选择行业、选择工作一步一步过来,其实一直怀揣着一种对他人的感恩,只不过自己又有些问题,从表现上看出来的太少,可以理解为一种性格的缺陷。这种缺陷禁锢着自己在一些想要表达的时候缺失很多情感。从我自己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以来,经历这么多的变化和成长,无疑是受过许多人的帮助与支持,这些人为我做的点滴,都难以言表。我想心怀感恩的成长一定能为这些人祈福,让他们变得更加幸福,我也要不断传递这种能量。

关于我的自述

2019年是我成长与变化最大的一年,从前的我从自闭、抑郁、不自信到今天,已经阳光到不行不行了,从上家单位离职时,依稀记得和领导说:“有问题我就去解决问题”,还真是乐观的冲锋派。


如果让我用几个词总结2019,那么我会给出如下答案:青春、感动、视角、沉稳。

2019 我组建了一个实验室,第一感觉就是青春,与年龄增长无关,而是一种无所遁形的向心力和张力,给我的人生画下了重要的一笔。同时在共同克服难题的过程中,大家相互体谅,我无以言表,只能不断为大家争取更多的利益,让大家都有成长。我个人认为20岁-25岁还没有学会如何成长,那这个人将会是最快被淘汰的一个,这五年内要对事物的规律拥有一定的掌控力,不然就失去了核心竞争力。再来说说“视角”,从不同人的角度去考虑同一个问题这就是简单的切换视角,不断的切换视角是情商高的表现。某天和我的Leader聊天的时候,聊到部门的建设,我说部门发展至今,有几个前提条件,第一是公司的信任,高层认为这个投入与产出是合理的,第二是资源的倾斜,最典型的表现就是经济特区的开放,第三个就是优秀的价值观宣贯。这三点是我站在从前从未有过得视角总结出来的,或者说没有这个视角也不会思考这种问题。就好像看着天空上的云朵,但是背后还有一大片苍穹和宇宙。

抓住该有的执着

我非常热爱技术,什么都想会一点,至今为止都觉得全能高手是存在的,也不会浮躁,只优先选择自己热爱的,这点是有些固执的,时常沉浸其中、乐在其中,做技术带给我的反馈有很多,它不断的印证一就是一,不管如何都不会变成二。其次,不断印证类似于成功学中的大道理,努力就有收获之类的话题。技术是我的爱好,而我的工作建设在爱好之上,这对于许多人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。但有一天我开始怀疑,因为我从一个前辈身上感受到,他除了有和我相同类似的工作的同时,还拥有一个更热爱的爱好,我觉得这是对幸福的一种加持。我开始觉得工作与爱好的融合会让爱好变得浑浊,不那么纯粹。工作是有棱角的,而爱好是没有棱角的。这样的情况普遍也很多,这倒也还算过得去。

最后的最后

现在是2020.01.25 01:12 ,在杭州。今年没有回家,外面疫情还在慢慢控制,和家人基本没有怎么出门,还好家人立马重视起来了,都戴了口罩,希望这个疫情快快消散,大家都永远健康。

2020年,愿我的朋友们,只争朝夕,不负韶华,能遇到更好的自己!

  • 倾旋
  • 2020.01.25 01:12